【红色专刊】枪林弹雨下红色司令张希非的贴身警卫员 张朝省

来源:搜狐     作者:张光升     人气:19332     发布时间:2021-06-22    

作者 张光升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伟大日 子,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我们深切怀 念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终身的先烈 前辈们!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继承前辈光荣传统传承革命红色基因

——深切怀念原闽粤赣边纵队潮汕二支队张希非司令贴身警卫 我的父亲张朝省逝世25周年

今年十月,是我的父亲张朝省逝世25周年,值此特别重要的日子,在这里深切怀念他老人家充满传奇又正直刚毅的一生。

 

我的父亲张朝省,一九二七年二月出生于 普宁流沙小扬美村的一个贫苦的家庭。幼年时,爷爷因受生活所迫,随他人一起赴港谋生,后因战乱,加上千山阻隔,杳无音世,家中奶奶与几位嗷嗷待哺的小孩生活难熬,随带着全家幼小外出他乡到北山、龙秋等地流浪乞讨,夜宿三都书院、 神庙、废弃的矿山洞等。在一次全家流浪到大坝圩时,刚好碰到国民党在抓壮丁, 父亲的大兄被国民党抓走,此时才十多岁。在外流浪几年后,父亲在北山村帮一有钱人家当放牛娃。11岁时才进入私孰读书。

幼读私塾时,其启蒙恩师为中共地下党员,受其熏陶,逐步接受了红色进步思想,从此接受革命的洗礼。并在那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烽火连天的艰难岁月的残酷的战争年代,老父亲毫不犹豫的于一九四一年14岁时秘密参加地下抗日组织,從事地下革命情報偵搜和傳遞工作,成为一名小游击队员,被称为"红小鬼”。并于一九四三年接受组织派谴奉命前往华溪村地下交通情报站,以当长工身份成功隐藏于一户有钱人家再当放牛娃。多次出生入死,險象環生,深人敵後準確及時的完成情報偵搜和傳送任務。一九四六年初,在 一次夜间掩护张希非政委(时任第三支队政委)通过华溪村地下交通点时,老父亲与房亲叔辈张政委一起住在老父亲为其打工的关牛的牛棚里,到了半夜时因房东到牛棚查夜被无意识破身份,为安全起见, 张希非政委命令老父亲连夜撤退跟随他回归野战部队,一起上大南山革命根据地, 并被张希非政委留在身边当随身警卫员, 从此奔走于望天岭、林樟、锡坑、樟树盘 等崇山峻岭,茂密丛林中,餐霜宿露,披星戴月,饥餐渴饮。后任闽粤赣边区纵队司令部警卫员兼通信员,并为边纵第二支队司令员张希非同志贴身警卫。从此身佩双枪,跃马扬鞭,冒着枪林弹雨,跟随在 张希非司令左右,纵横驰骋在广袤的潮汕大地上。并在党组织和张希非司令的严格 考验和培养下于一九四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四七年一月受命在前往惠來縣隆江鎮曲溪鄉營救被國民黨情報機构特务追捕的游击队员途中,因受到国民党特务跟 踪围堵而进入麻风病人居住的療棚,在向麻风病人療主表明身份后,得到療里多位麻风病人士的掩护,安全脱身,顺利完成 营救任务。多次身负重伤,血洒疆土,历经九死一生。一九四八年,在解放潮阳赤寮的激烈战斗中,老父亲受张司令命令策马前往前线传达命令途中,初敌人子弹打穿腿部,血流如注而不知,在完成传达任务后因流血过多突然瘫倒地上,此时才知腿部早已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了二个血洞。 在解放汕头潮阳和平战斗中,受张希非司令命令前往阵地前线,为援救遭到国民党部队伏围的我军部队和身受重伤的司令部情报首长张希祥同志,舍死战斗,被国民党炮弹炸中头部,身负重伤,在野战医院王治平院长等医疗团队的精心医治下,终于在昏迷了长达半年的时间后苏醒康复。 受伤归队后,在一次夜间从大南山林樟出发急行军突袭敌人途中,因头部旧伤复发 昏迷不能随大部队行动,才在张希非司令安排下转到后方工作,从此才离开张司令身边。此时,张希非司令正率领部队向汕头挺逬,潮汕全境已经接近完全解放。但头部中弹受伤弹片终生未能取出。在这次激战中,经过浴血奋战,张希祥同志壮烈牺牲。现原八一南昌起义兵败潮汕时,途经普宁流沙的郭沫若老先生为“普宁流沙人民公园”题字的公园内普宁革命纪念馆 即车吕里保存陈列的革命资料就有详细 记述介绍张希祥烈士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 牲的经过。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为建立新中国做出了一份贡献。为表彰老父亲生死战斗英勇功绩,闽粤赣边区纵队司令部给予颁绶战斗英雄功勋章〜开国纪念章一枚。勋章正面下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纪念章"字样,正中为天安门城楼,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图形,正上方为五星红旗,背面下方为"一九四九”字样。由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蓄二支队司令员张希非同志亲自颁绶。

老父亲在离开张司令身边转到后方工作后,于解放初期任普宁县税务局南径税务所所长,后转入粮食线工作先后任赵厝僚粮库、东埔仔粮库管理员。五十年代中期,因工作需要,上级为培养和提高一大批在地方工作的干部管理能力和文化水平,老父亲也被上级列为前往参加汕头金山干部学校培训的学员之一,但因阴差阳错,老父亲提介绍信,错往潮州韩山师范学院报到,培训结束后,学院把老父亲分配往潮阳赤寮小学任教导主任,此时老父亲才知报错了培训地点。老父亲坚持要归 队,后在他的老***李雪光同志的说服下 前往赤寮小学当了一名教师,任教导主任。

 

到了一九五七年反右时,老父亲在学校被打成右派,开除党籍公职,押送回 乡,并多次被拉往会场批斗、迫害。在这 沉寃待雪的漫长日子,老父亲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的信念从不动摇,至一九七九年平反恢复名誉、职务,长达二十多年的冤案得以昭雪。在这二十多年沉冤待雪的艰难度日的日子里,老母亲与老父亲一起咬紧牙关,充满信念,终于迎来了平反昭雪的一天。平反后,老父亲回归普宁市粮食局安排工作,并于一九八五年享受国务院印发的盖有鲜红***大印的离休待遇证书。他老人家一生低调为人,廉洁无私, 从不居功自傲向组织伸手提条件要待遇。 我在青少年时期常听同乡张吉升前辈、张希午等前辈讲:你父亲青少年时期英勇非凡,胆略过人,常常有时假扮放牛娃或有时腰间别着一个鱼篓假装抓鱼的少年,前往敌占区观察敌人动向,然后把得到的情报带回司令部,就象你这么大的年龄,你父亲就已经在为革命出生入死。老父亲一 生的这些充满传奇的经历,很少听他向外人讲起。有一次,我问他老人家:父亲, 我常听乡里吉升叔讲你青少年时期常扮成放牛娃、抓鱼娃前往敌占区捜寻敌人情报,有碰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吗?此时他老人家才眯起眼睛,好象沉浸在往昔的枪林弹雨中,然后慢慢的说:他一生***危险的不是被炮弹炸中头部的那一次,而是在前往惠来营救我情报人员途中被国民党情报人员围捕然后躲入麻风病人住的寮棚的 那一次。和一次扮成抓鱼娃在侦察一队日本兵下乡清乡的行军路线时,被日本翻译捉住审问并踢翻鱼篓,差点被杀的惊心动魄的这一次,因为老父亲的鱼篓里藏着二支连珠驳壳枪,被日本翻译踢翻时其鱼篓口刚好倒插进水沟的泥里,水沟里又有几条小鱼在动,日本翻译看了看,就以为真的是一个抓鱼的小孩,就带着日本兵清乡去了。还有一次就是司令部警卫班在夜 抓获二个逃兵,押送他们回大南山林樟过程时,因一个逃兵害怕被枪毙,在经过山高坑深的山路转弯时要跳崖自杀,被老父亲出手一把抓住衣领时差点被一起拖下山,幸其他警卫及时一起出手施救,才避免坠崖死亡。充分体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和一个老革命军人不怕牺牲的正直刚毅的品格!

由于老父亲身体多次负伤,加上二十多年的含冤迫害,老父亲一生长期身体多病,不幸因病医治无效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九日逝世,享年七十三岁。其生病住院期间,粮食局***局度重初,多次前往医院探望,其一生一同出生入死的很多老同志都来电探询其情况。在平反恢复工作时,党籍没有同时恢复(因文革时档案被毁和原有关***和入党介绍人有的在反右和文革时被迫害去世)和参加工作时间从 一九四一年写成一九四七年一月,他老人家也不计较。认为党和政府能够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他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比起其他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和在反右、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老干部们,他幸运 很多了。老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易生,是把性命献给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的光荣的一生,是刚正不阿,正直无私,把毕生精力献给党的革命的一生!

今天,我们在这里深切怀念老父亲,是要学习他老人家及与他一起抛头颅,洒热血,不怕牺牲,为新中国的独立和民族解放而战斗到底的先烈们的崇高品质,学习他们爱党爱国和大公无私的伟大精神!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承和发扬父 辈们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传承红色基因,牢记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写成 的史诗是我辈的使命!

安息吧!父亲!我们一定牢记您的教导,光明磊落做人,脚踏实地做事,谦虚谨慎,努力工作,***跟着共产党走。

父亲张朝省获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闽粤赣边纵队潮汕二支司令员

张希非司令亲自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纪念章一枚


父亲张朝省老干部离休证

父亲张朝省老干部离休证内页

父亲张朝省画像

说明:

1、作者张光升为张朝省长子。

2、资料来源为作者根据其老父亲生前口 述和乡亲讲述整理而成。

3、作者张光升手机:13531972135

二0二0年九月十日于广州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张光升